Archive for May, 2018

你盈盈的笑顏

Monday, May 14th, 2018
我和戰友都攜妻一同前往。一進連襟的村子往東一拐,就被半空中的一片白花花的槐花吸引住了,停下車,急走進連襟家,寒暄了幾句後,就直奔路邊的那一片槐花去了。一簇簇、一串串的槐花,千姿百態,那樣燦爛,那樣芬芳,煞是好看。微風吹送,向我們微微點頭。戰友妻歎道:“啊呦,這裏這麼多槐花,怎麼也沒有人擼?”我說:“村裏的人都很忙,對槐花也不太稀罕。”我擼著一嘟嚕、一嘟嚕的槐花,用手輕撫著它那柔軟的身子,這次親密接觸,勾起了我兒時擼槐花的舊情,我已經幾十年沒擼槐花了。
一邊擼著,一邊嘻嘻哈哈地說笑著:“這個時候出來轉轉,擼擼槐花真好!”“是啊,鄉村空氣好,出來吹吹風,看看花,擼擼槐花,親近大自然。”“前幾天在別的地方擼了一些槐花,沒有這裏的多。”見我們擼得說得挺熱鬧,旁邊廠裏看大門的老漢走過來湊熱鬧,說:“擼槐花現在正好,再開大了就不好吃了,包地瓜面包子、白面包子、煎槐花餅、調上面粉蒸著,都很好吃。”聽了老漢的話,我已沉浸在兒時吃的用地瓜面包的槐花包子裏了,至於老漢後面說的話我都忘記了。
我們抬頭望著眼前一棵棵高大的槐樹上滿滿的槐花,真是喜人,心向往之,身不能至,因沒帶工具,只能望“花”興歎。我們上坡、下溝地擼著路邊槐樹上低處的槐花,轉悠著到田邊、屋後擼那些夠得著的槐花,也一兜、一兜地收獲滿滿,不,收獲的是一種好心情,收獲的是戰友情、朋友情。不覺間已近晌午,我們匆匆收手,手上沾著的是一滴滴槐花汁,那是槐花飽蘸著的深情,也留下我們對槐花的憧憬。

我和戰友都攜妻一同前往。一進連襟的村子往東一拐,就被半空中的一片白花花的槐花吸引住了,停下車,急走進連襟家,寒暄了幾句後,就直奔路邊的那一片槐花去了。一簇簇、一串串的槐花,千姿百態,那樣燦爛,那樣芬芳,煞是好看。微風吹送,向我們微微點頭。戰友妻歎道:“啊呦,這裏這麼多槐花,怎麼也沒有人擼?”我說:“村裏的人都很忙,對槐花也不太稀罕。”我擼著一嘟嚕、一嘟嚕的槐花,用手輕撫著它那柔軟的身子,這次親密接觸,勾起了我兒時擼槐花的舊情,我已經幾十年沒擼槐花了。

一邊擼著,一邊嘻嘻哈哈地說笑著:“這個時候出來轉轉,擼擼槐花真好!”“是啊,鄉村空氣好,出來吹吹風,看看花,擼擼槐花,親近大自然。”“前幾天在別的地方擼了一些槐花,沒有這裏的多。”見我們擼得說得挺熱鬧,旁邊廠裏看大門的老漢走過來湊熱鬧,說:“擼槐花現在正好,再開大了就不好吃了,包地瓜面包子、白面包子、煎槐花餅、調上面粉蒸著,都很好吃。”聽了老漢的話,我已沉浸在兒時吃的用地瓜面包的槐花包子裏了,至於老漢後面說的話我都忘記了。

我們抬頭望著眼前一棵棵高大的槐樹上滿滿的槐花,真是喜人,心向往之,身不能至,因沒帶工具,只能望“花”興歎。我們上坡、下溝地擼著路邊槐樹上低處的槐花,轉悠著到田邊、屋後擼那些夠得著的槐花,也一兜、一兜地收獲滿滿,不,收獲的是一種好心情,收獲的是戰友情、朋友情。不覺間已近晌午,我們匆匆收手,手上沾著的是一滴滴槐花汁,那是槐花飽蘸著的深情,也留下我們對槐花的憧憬。

Hello world!

Monday, May 14th, 2018

Welcome to Star Hunt. This is your first post. Edit or delete it, then start blogging!